滾動新聞: 區域化建設 開啟婦聯工作“3D時代”
 
不能以多數人的名義剝奪婦女土地權益
來源: AnyBody | 日期: 2017-06-16 | 點擊: 3287 | 打印本頁 | 返回列表  
    在婦女占農村勞動力65%,是建設新農村“主力軍”的語境下,她們能否公平地獲得土地權益顯得尤其重要。

  要讓大墩村婦女擺脫“征地惹的禍”,不僅立法執法要更加給力,還得清除思想深處的歧視觀念。

  “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相信看了“國際旅游島試驗區大墩村安置房給男不給女,近百女村民狀告村委會性別歧視”這篇報道,很多人會有穿越到隔世的感覺,不自覺地想起這句土得掉渣的話。但生活在號稱“海南第一村”的女村民,確實因為自己的性別身份,只能眼巴巴看著男性公民,“不花一分錢”住進帶有專用車庫和花園的小洋樓。

  據《中國青年報》報道,加蓋大墩村村委會公章、2012年9月28日通過的安置房分配方案顯示,安置房的分配對象共4類,分別是常住居民、外來人員、原籍屬大墩村的外出人員以及單身漢。最核心的常住居民的安置房分配方案很簡單:“長期居住在大墩且戶口在大墩的村民以最小的正常男丁每丁享受一棟252平方米的安置房。”2013年9月底,第一批共10名女村民委托律師向法院提起訴訟。經過做工作,一些村民撤了訴,沒有撤訴的村民,個別人受到了“暴打”“威脅”等“特殊”對待。即使如此,第二批共36名女性還是于2014年1月向陵水縣人民法院提起訴訟。2014年7月,第三批共46名女村民在等待村委會糾正錯誤無果后也提起訴訟,至今法院仍未作出一審判決。

  土地是生存之本,堪稱農民的“命根子”。在婦女占農村勞動力65%,是建設新農村“主力軍”的語境下,農村婦女能否公平地獲得土地權益顯得尤其重要。她們不僅承擔著繁重的田間勞動,還負責照顧家中的老幼。與此同時,隨著農業女性化程度的加深,她們對土地的依賴程度日愈增強,能否獲得土地權利,不僅影響到經濟狀況,還關系著她們的歸屬感和安全感,影響到家庭和諧與鄉村穩定。對于這支農業發展的依靠力量,不能無視其存在與付出,只單方面強調她們必須承擔的責任,而在享受權利的時候將她們排除在外。

  以往頻繁見諸報端的多是“外嫁女”苦苦捍衛土地權益,大墩村對那些遠未達到適婚年齡的幼女同樣“防患于未然”,致使兩歲的孩子也成了原告,不僅極端而且用心良苦。我國婦女權益保障法明確規定,婦女在農村土地承包經營、集體經濟組織收益分配、土地征收或者征用補償費使用以及宅基地使用等方面,享有與男子平等的權利。但在現實生活中,法律的權威往往擋不住一紙村規民約,某些村干部以“經村民代表會議過半數通過”為尚方寶劍,完全忽視我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村民自治章程、村規民約以及村民會議或者村民代表討論決定的事項不得與憲法、法律、法規和國家的政策相抵觸,不得有侵犯村民的人身權利、民主權利和合法財產權利的內容”之規定,以維護多數人的利益為幌子侵犯他人合法權益,形成了“多數人的暴力”。

  對“出嫁女”乃至所有女村民的排斥,源于土地流轉帶來的巨大利益誘惑,讓一些人失去了基本的理性,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別說是鄰里鄉親,即便是親生兄弟姐妹,若想在到手的蛋糕里分得一塊兒,也會遭到冷眼甚至反目成仇。特別是在一些農村地區,“男娶女嫁”“從夫居”觀念根深蒂固,在某些男性村民看來,凡是女孩就得“出嫁”,早晚得成為“別人家的人”,“養老還是靠兒子,財產也應由兒子繼承”,她們無權與男子爭奪土地及其帶來的紅利,進而“一致對外”公然侵害婦女的權益。

  和人單勢孤的“外嫁女”不同,大墩村的女性不該是明顯的少數,卻通過了“只有男丁才能享受安置房”“男孩越多就可以分到越多安置房”的分配方案,讓人懷疑所謂“經全體村民表決通過”是否體現了婦女的意愿。根據一位代理律師的說法,“會議召開時,婦女村民代表只有寥寥幾名,占比達不到法定的三分之一以上,所謂的村民代表則是由被告指定,并非由村民或村民小組推選,根本不具備村民代表的資格,無權代表村民就涉及村民利益的事項作出決定。”如此安排,難怪會通過針對全體女性的“無差別歧視”方案,逼得牙牙學語的孩子,也成了“討說法”的“秋菊”。

  要讓大墩村婦女擺脫“征地惹的禍”,我們期待通過這起具體案件還她們以公平和正義,而要杜絕類似事件的發生,不僅立法執法要更加給力,還得清除思想深處的歧視觀念。

版權所有:撫順婦女聯合會  電 話:024-52650274
郵 箱:[email protected] 網 址:www.hdkxoj.live     辦公管理

技術支持: 英特企業在線
3d字谜太湖钓叟